34中文網 > 強勢重生:傅少的學霸小甜妻 > 第八百一十七章 你發燒了,出現了幻覺

第八百一十七章 你發燒了,出現了幻覺

作者:一世尋安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34中文網 www.eezogi.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容一冷得整個人已經縮成了一坨,恨不得將頭埋在肚子里。

    但依舊沒有讓自己暖和一點點,身體在不斷的發抖,上牙也和下牙不斷的打架。

    傅深察覺到她的不對勁,眉心擰了擰,問:

    “女人,你怎么了?”

    容一沒有回答她,只是還在角落里不斷的發著抖。

    傅深終究是忍不住,大步走過去,手剛碰到她的身體,就發現她身體滾燙的厲害,像是火一半。

    她發燒了!

    一邊發燒,還一邊寒顫!

    “容一!”

    傅深蹲下,將她抱在懷里。

    “冷……好冷……”

    容一已經燒得意識模糊,整個人瑟瑟發抖,聲音也很是虛弱。

    傅深緊緊抱著她,將地上的毛衣撿起來裹住她,輕聲安慰道:

    “沒事了,沒事。”

    “唔唔……好冷……好難受……”容一還在呢喃著。

    她的小臉已經燒得慘白,嘴唇也沒有一丁點的血色。

    傅深心疼至極,抱著她站起身就往外走。

    走到石門錢,憤怒的踢了兩腳:

    “開門!立即開門!”

    可、沒有人理會。

    他眉心一擰,抬起腳,再次重重的、朝著石門的一個角落踢去。

    “轟”的一聲,沉重的石門竟被他一腳踹開。

    原本、他是可以出去的。

    甚至,也不需要和她一起被囚禁在這里。

    可昨天、在他意圖反抗的時候,容一在暗示他。

    他知道,她想留下,想留在這座石城,興許,是有什么計劃。

    但昨天被關進石屋后,兩人就因為云肆的事吵了起來,他還沒來得及問。

    不過不管是什么計劃,現在他都忍不下去。

    他不能看著她就這么重病!

    原本正拿了藥過來的老醫生,恰巧看到傅深抱著容一出來。

    他驚愕極了,這重達幾百斤的石門,傅深竟然能一腳就踹開了?

    傅深看到他,冷聲道:“她發高燒了!必須立即醫治!”

    老醫生快速將失憶水收了起來,說:“到這邊來。”

    傅深抱著容一跟上,住進了一間寬敞的石屋。

    將容一放在石床上,他把床上的被子貂絨等,全裹在容一身上。

    老醫生上前探了探容一的溫度、道:

    “普通的發燒感冒而已,吃些藥就行了。等她這場寒顫過去后,不要給她蓋這么厚,讓她盡快散熱。”

    “她現在很難受,就讓她這么熬嗎?!”傅深冷聲質問。

    老醫生頓了頓,道:

    “跟我來拿藥,用膏藥貼一貼,會很快緩解。”

    老醫生說著,走進了對面的一間石屋。

    傅深看了眼床上的容一,又看了看對面的屋子,距離很近,倒也安全,這才跟上老醫生的步伐。

    老醫生邊走邊說:“我剛才來找你們,本來是有正事和你們說的,不過現在看來,要等她徹底恢復后,再告訴你們了。

    在這期間,你們最好不要離開,先不說你們能不能逃得出來,石城人手中的弩箭也不是吃素的。萬一不小心傷了你們,那將得不償失。

    再者,即使真的逃出去了,你們又能做什么?你們離得開這座孤島?在外面日曬雨淋,遲早得病死。”

    “放心,逃走、從不是我傅深的風格。”傅深冷笑,道:

    “我不僅要留下來,還要為云肆報仇,為我的女人報仇!你們最好是趁早做好準備!”

    一句話,威脅意味十足。

    明明他現在手足寸鐵,明明他和容一,就只身兩人,可他說出這番話,竟絲毫也不讓人懷疑。

    老醫生腳步頓了頓,最后沒有說什么,還是走進房間,開始配藥。

    而房間里,容一躺在床上,冷得瑟瑟發抖。

    好冷、好冷、不管蓋再多,都像是待在冰箱中,怎么也緩不過來。

    “很冷嗎?”有人問。

    聲音格外的低沉、帶著關心。

    “嗯……”

    容一下意識的點頭,她感覺有人在撫摸她的額頭。

    有一股熟悉的、清冽的幽草的氣息傳來。

    這氣息……

    容一虛弱的睜開眼睛,就看到床邊、站著一個身穿暗紅色長袍的男人。

    他帶著面具,看不清他的臉。

    但那雙眼睛、很是熟悉。

    而且、他是銀白色的頭發!

    “云肆……是你么……云肆……”

    她激動的從被窩中伸出手,想要去抓他。

    男人卻沒有再說話,而是拿出了一個小藥瓶,滴了一滴液體進她的口中。

    他說:“你需要好好休息了,安心的睡吧。”

    話落,他轉身離開。

    “云肆!云肆!”

    容一激動的要去拉住他,可這一動,卻“咚”的一聲,從床上摔了下來。

    “容一!”

    傅深回房間,就看到容一恰巧摔在地上。

    他連忙將她抱起來,放在床上。

    容一卻抓住傅深的手臂說:“傅深,云肆沒死!他還活著!他剛才來過!他就在那里,他從那里出去的!”

    邊說她邊抬手指了指門的方向。

    傅深看了看大門,他就是從那里進來的,并沒有看到任何人。

    他眉心擰了擰,“容一,你需要睡一覺,你發燒了,出現了幻覺。”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我說得是真的,他真的沒死,他來看我了!是他!一定是他!他給我喂藥了!”容一激動的吼著。

    傅深眉心越皺越緊,終究是控制不住的說:

    “容一,云肆已經死了!他已經死了!我可以容忍你為他難過,但是你現在,還要為他魔怔了、瘋了嗎?你到底要我怎么想?你有沒有想過我一個男人的感受?!”

    “我沒有……我沒有魔怔……我說得是真的!是真的!你不信……你不信我就把他找出來!找給你看!”

    容一憤怒的推開他,掀開被子下床就要往外面跑。

    她光著腳,連鞋都顧不得穿。

    傅深看著,眸底的寒氣越來越深重。

    他忍不住抬起手,一手背劈在了容一的脖頸處。

    容一單薄的身體、無力的垂下。

    傅深接住她,將她抱著往回走,放到床上。

    看著她滿臉的淚痕,緊皺的眉心,他大手漸漸緊握。

    “容一啊容一,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時候!”

    無奈的給她在身上的各部位貼上膏藥,才給她掖好被子。

    昏迷的容一,總算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也總算,沒有再提起云肆的名字。

    傅深坐在床邊,看著熟睡的她,心卻久久無法寧靜。

    以后的日子,該怎么過?

    他和容一的關系,什么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

    真的要因為一個云肆,就被毀了么?
广西快3开奖结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