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網 > 麻衣相師 > 第356章 著魔衣店

第356章 著魔衣店

一秒記住【34中文網 www.eezogi.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時好幾個工程隊的工人跟進來了,成衣店女老板就給他們指指點點,說這里要改成田園花墻,窗戶弄成巴洛克的,里面全部打通,好房大排成衣貨架,貼要最時髦的水墻紙。

    看這意思,小伍這店面是她囊中之物,馬上就要把這裝修成她的成衣店了。

    小伍也不是什么軟柿子,就把那幾個人擋住了:“誰讓你上我這鋪子搞裝修的?”

    成衣店女老板冷笑一聲:“你的?你看看我那人流量,今天到現在流水就好幾萬了,你再看看你這,蒼蠅都不往你這飛,哼,我盤下來也是早晚的事兒,我這人急脾氣,提前做效果圖不行?”

    這個店還是小伍他爹留下的,小伍氣的夠嗆,就把成衣店女老板跟工程隊的趕出去了。

    成衣店女老板呸了一聲:“癩蛤蟆坐轎子——不識抬舉,不就是干耗著嗎?我看你還能硬幾天。”

    說著,就跟那幾個工程隊的繼續商量效果了。

    原來成衣店女老板生意火爆,早就想開個分店了,相中了小伍這,讓小伍讓位,小伍不答應,她還鬧了兩次,窗簾店老板那個舔狗還來幫腔,眼瞅著最近這一側的鋪面統統不紅火,她就更來勁了,今天索性把工程隊都帶來了,簡直欺人太甚。

    不過,小伍最近的經營確實也很困難,實體店的買賣被網絡購物沖擊,生意本來就不好,加上這兩天商店街這一側鬧邪不來人,小伍這個月的租金都還沒籌夠呢。

    我們這條街的房東是出了名的鐵面無私,拖欠一個月,準定讓你卷鋪蓋滾蛋,成衣店女老板就是跟房東通了氣,腰桿才這么硬。

    小伍越說越生氣:“北斗哥,你說我今年是不是犯太歲了,咋這么流年不利。”

    他這屬相病不是犯太歲的時候,不過陰氣侵襲,氣場變差,肯定會出現一些小麻煩。

    我讓他別上火,租子這方面不行從我那拿點錢,誰這輩子還遇不上點困難了。

    小伍眼眶子就紅了,忽然嘆了口氣,說他爹媽都回老家了,他一個人打拼也挺不容易的,身邊要是有個伴兒就好了。

    你這也是憑實力單身的啊。

    我安慰了他幾句,打算重新看看這周邊的風水,把改局的人給揪出來——我就是看風水的,改局改到我頭上來了,擺明是看不起我,傳出去這碗飯還咋吃。

    等局改回來,小伍這運勢也就回來,一切就好了。

    回到了鋪子,馮桂芬來了,還帶了不少的喜餅,都是名牌貨,程星河已經吃了一嘴的渣子,馮桂芬看見我喜氣洋洋的:“大師,你可算回來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我一瞅她一張臉畫的又跟山魈一樣,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果然,馮桂芬告訴我,說真沒出我所料,把那個新郎官給拾掇了之后,她就真跟人看對眼了,打算閃婚,而那個麻衣人被我給帶走了之后,這個新對象身體倍棒,吃嘛嘛香,也沒發生什么血光之災,她又買海狗油又買瑪卡,打算三年抱倆。

    我連忙恭喜了幾句,馮桂芬倒跟想起來什么似得:“就是還有件事兒,有點奇怪。”

    原來我們走了之后,她那房子看上去風平浪靜,卻又有了幺蛾子——夜巡的小弟仔們,都說看見了奇怪的身影,像是在園子里找什么。

    但是追過去一看,卻什么都沒看到,跟眼花了似得,監控也沒拍上啥。

    馮桂芬就問我,是不是那個麻衣人還有個老婆孩子什么的,走一個還剩下一個,真要是這樣,就請我再去一趟。

    不可能啊,那宅子我看得很清楚,就玄素尺這么一個東西作祟,哪兒還有別的?

    程星河也作證,說他也看清楚了,因為玄素尺的煞氣,也沒死人敢靠近,讓她放心,可能就是讓麻衣人影響的幻覺。

    馮桂芬聽了這才放了心,我卻尋思了起來,話說我們走的時候,是跟一個沒看清楚的女人擦肩而過,那女人也是奔著馮桂芬宅子去的。

    不過我之后也沒找到她的蹤跡——真要是厭勝門那女的,她的速度我們也根本追不上。

    而且,顧瘸子那個電話怎么說的來著?厭勝門的在找什么東西……

    我心里一緊,忽然就有了一個猜測,難不成,她們找的,是這把麻衣玄素尺?

    真要是這樣,她們找這個干啥?

    “哎呀,我說商店街怎蓬蓽生輝的,敢情是馮姐來了!”

    一個挺尖銳的聲音帶著不合時宜的熱情,冷不丁從門口響了起來,我回頭一瞅,又是成衣店女老板。

    她對我們雖然冰雪般冷漠,卻對馮桂芬春天般熱情,一下就挽住了馮桂芬的胳膊:“馮姐,幾天不見又漂亮了。”

    馮桂芬一瞅她頓時皺眉:“你誰啊?”

    成衣店女老板一點也不尷尬:“我就對門賣成衣的,姐跟我叫倩瑩就行,上次馮姐一來,我就對你心里仰慕,就想認識認識,交個朋友!”

    擺明是看中了馮桂芬的身份人脈,前來溜須的。

    馮桂芬是個什么人,閱人無數,擺了擺手就說不用了,可成衣店女老板就是不撒手,非說多個朋友多條路嘛,店里進了新貨,有幾件正適合馮姐的氣質,讓她過去看看。

    馮桂芬的小弟仔不耐煩了,趕雞似得把她趕開了,說看個屁,我姐的衣服都是從法國獨家定制的,誰看得上你這東貿貨,別上這攀交情,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倩瑩表面上笑瞇瞇的說,既然這樣馮姐先忙著,下次歡迎上店里喝茶,可她臨走的時候,我就看見,她眼神十分怨毒,但撞上馮桂芬的視線就壓下去了。

    而且,靠近了一看,她眉宇之間的黑氣更重了,這一絲黑氣帶邪,搖搖欲墜的纏在了命宮上,老頭兒提起過,這叫偷雞不成蝕把米相,像是隨時要倒霉。

    這個倩瑩,怕也藏著什么事兒。

    馮桂芬也瞅她怪不順眼,想了半天說這不是上次捧高踩低那女的嗎?還讓我小心點,這女的不像是什么好筍,有事兒只管叫她,她最擅長收拾這種小人。

    等馮桂芬走了,我送的時候,就看向了成衣店,想瞧瞧里面是不是有幺蛾子,這時,成衣店出來一個花里胡哨的女的,特別親熱的說道:“北斗哥,你回來啦?星河哥呢?”

    這誰啊?再仔細一瞅我也是吃了一驚,這不雜貨店的秀蓮嗎?

    秀蓮平時一件雕牌廣告衫穿一夏天,現如今五彩斑斕,上半身彩色吊帶,下半身卡通短裙,還套著個紫色絲襪,活賽個塑料雞毛撣子。

    程星河也一頭出來了,喜餅吃噎了想去小賣店買可樂,結果秀蓮一看見他就高興的過來了:“星河哥!”

    程星河迷迷瞪瞪一瞅秀蓮,也是嚇了一跳:“秀蓮改版了?”

    改你個雞毛,我立馬拉過秀蓮,問她這打扮怎么回事,萬圣節不是還沒到嗎?

    秀蓮打了我一下,說啥萬圣節,你有點時尚審美不行嗷?我這是2019潮流前線。

    我心里有了底,問她,全是在成衣店買的?

    秀蓮懵懵懂懂點了點頭:“我最近別提多喜歡倩瑩姐店里的衣服了,沒事兒總想過去看看,不買心里就難受,跟著了魔似的,我這花唄都刷爆了。”

    我看向了成衣店里熙熙攘攘的妖魔鬼怪,心說這個成衣店,還真是有了鬼了。

    于是我就也上成衣店里去看了看。

    成衣店里擠滿了五顏六色的女人,衣服質感不咋樣,價格倒是能比肩商場,可饒是這樣,那些女顧客們還是跟不要錢似得瘋搶,當然不可能一個兩個都人傻錢多,這個成衣店里的風水,也不一般。

    她店堂里擺了一個很大的獅子擺件,這叫獅子大開口,是專門吸氣運的,何況對面一側好運全傾到這里,生意好是必然的。

    不過,這獅子大開口的功能,最多能讓她生意好一半,不可能到了現在這個讓人著魔的程度,里面必定還有其他貓膩。

    我就跟著人群往里面走,成衣店女老板看見我,立刻露出了戒備的神色:“你一個老爺們來干啥?看美女啊?”

    我答道:“不是你說的嗎?開門迎客,還怕人進來?”

    女老板翻個白眼,去招呼其他客人了,我往里一走,一下看見,一股子黑氣從一個小木龕里漏了出來。

    就是這玩意兒鬧的鬼。

    結果手剛放在了木龕門上,就被一只涂著紅指甲的手給抓住了:“抓賊啊!”

    是女老板。

    她張牙舞爪就把我給掐把住了,這一喊,店里的顧客全擠過來了:“人模狗樣的,竟然是個賊!”

    “年紀輕輕干點啥不好,干這個!”

    “他不對面那個什么風水大師嗎?好呀,明面上坑蒙拐騙,背地里偷雞摸狗!”

    我一下被圍的水泄不通,對方都是普通人,也不能用行氣杠她們,而透過人群,我就看見,女老板從神龕里面捧出了一個東西,急急忙忙就跑到后面去了。

    但是這店地板太滑,她剛跑沒幾步,我就聽見“當啷”一聲,什么東西好像摔地上了。

    與此同時,一股子黑氣對著門外就闖出去了。

    我的心頓時就提起來了,剛才跑出去的,絕不是什么善茬!

    于是我掙脫開那些人,急急忙忙就追了出去,可到了外面,那股子氣倏然消失,追不上了。

    那東西不簡單……好快!

    現在看來,風水有變,肯定跟女老板有關,不過,誰給她出的招?

    我回頭就問她,可一回頭,她臉色慘白慘白的,像是有些不安,我問她,她才回過神來,梗著脖子說不知道,還讓我少廢話,再廢話她就把監控拿出來,報警抓我。

    這女的擺明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我就喊上程星河啞巴蘭,一起去找那個東西,可剛一進門,就聽見街角一聲慘叫:“出人命啦!”

    我心里一緊,立馬就跑過去了。

    這聲音,像是從小伍鞋店那邊發出來的。
广西快3开奖结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