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網 > 齊歡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按捺不住

第四百七十二章 按捺不住

一秒記住【34中文網 www.eezogi.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用擔心我。”于皇后看向徐清歡,“熬了這么多年,在這樣關鍵的時候,我不會出事的。

    就算熬,我也得熬到最后,看到他們的下場。”

    徐清歡心中有幾分心酸,于皇后還這么年輕,正是最好的年紀。

    “不會讓皇后娘娘等太久的。”徐清歡說著為皇后蓋上了毯子。

    不知為什么,于皇后雖然才與徐大小姐見面不久,可心中卻覺得徐大小姐十分了解她,自從宮中有傳言說,她是在裝病,她就很少在人前流露出虛弱的一面,不過謠言還是像風一樣傳遍整個京城,就連母親都進宮勸說她,那時候她真覺得人言可畏,到后來病得更加厲害,就有人說她是自己弄壞了身子。

    這一頂頂帽子壓得她喘不過氣,她每天只想縮在宮中,誰也不見,誰也不理,等著死亡慢慢來臨,那樣她也算超脫了。

    從來沒想過還會有這一日,打扮的如此光鮮,端坐在這里,像個真正的皇后那般,在這深宮中找尋那加害她的兇手。

    “謝謝你,徐大小姐,”于皇后向徐清歡展露出笑容,“你還有什么話想要問我,我會盡量幫忙。”

    徐清歡道:“娘娘現在需要休息,剩下的事都交給我去辦,您睡一會兒,才會更有精神面對那些人。”

    “好吧!”于皇后點頭,讓徐清歡攙扶著躺下,“徐大小姐,你說給我下毒的到底是什么人?”

    徐清歡坐在一旁,內殿大門已經關上,外面有內侍守著,她低下頭在皇后娘娘耳邊:“如果宮中不出事,很難抓到那人。”

    于皇后不太明白。

    徐清歡道:“皇后娘娘從最開始中毒到現在已經有許久了,若不是這次嘉善長公主府上出事,可能到頭來誰也不會知曉這個秘密,而且皇后娘每次病得都剛剛好,既傷了皇后娘娘,又沒有讓任何人起疑,最重要的是皇后娘娘自己也沒有任何猜忌。

    這證明了什么?”

    于皇后皺起眉頭:“此人很聰明,對宮中爭斗十分了解,又是我信任的人,這樣才能做到這些。”

    徐清歡道:“除此之外,在大事面前懂得掌握分寸,把控大局,這樣才能將一切引導到對她有利的一面。”

    于皇后明白了:“所以你說,只有出了事才能抓住她,就是這個道理,一個人總會習慣的去做她熟悉的事,一個聰明人在細節上不能裝傻,遇到大事她會下意識地去反應,去安排,讓自己立于不敗之地,或是為自己爭取一絲生機。”

    說完這些,于皇后仿佛更加疲憊了,半晌她仿佛在安慰自己:“人不是最臟的東西,最臟的是權利,也許她有苦衷。”

    ……

    孫姑姑出去安排一切,今晚的事太過突然,宮中很少有這樣的動作,應該說這是于皇后入主坤寧宮以來,第一次如此。

    這樁事非同小可,要在短暫的時間內將一切安排妥當,需要熟知宮中所有的事務,好在她算是個老姑姑,對這些一清二楚。

    宮人和內侍不能被扣的時間太長,否則主子們身邊就沒人侍奉,讓嬪妃主子們心中不痛快,至少要將一部分人放回去各司其職。

    孫姑姑望著那些站在院子里的宮人,在人群中找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孫姑姑很快將目光從那張臉上挪開,裝作若無其事,看向身邊的宮人:“將這些人的東西先拿出來檢查,沒有問題的讓他們先去做差事,剩下的人,我們再慢慢的查驗。”

    內侍應了一聲。

    很快就有護衛將一包東西拿來。

    “這是我的。”有內侍站出來。

    查驗開始,任何一件小東西都不放過,一只葫蘆因為沒有開口,干脆用棒子拍碎,發現里面沒有藏匿物件兒,這內侍才被放走。

    所有人排隊經過檢查。

    孫姑姑不時地走上前去,跟著宮人一起查看這些人的東西。

    終于輪到一個三十多歲的內侍,這人在內官監任職,今天正好在六宮內走動,不小心就被扣了下來,宮人去取他的東西也費了一番周折,孫姑姑顯然對這個內侍格外上心,囑咐宮人仔細查驗清楚,自己也上去盤問,那內侍小心翼翼地回答著。

    孫姑姑沒有問出端倪,準備放那內侍離開,她從宮人手中接過內侍的包袱,遞還給那內侍:“走吧!”

    內侍應了一聲,抱著包裹走出了院子,他快速地在宮中穿梭,一路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今日宮中出了事,各院子都比往日要冷清,他被扣押在院子里,本來心中忐忑不安,看到孫姑姑那一刻他松了口氣,果然孫姑姑想方設法放了他。

    馬振快速地將包裹打開,里面果然有張字條,那是孫姑姑讓他傳出去的消息。

    馬振看了之后,將字條放在袖子里,快步走向宮門。

    他要將消息傳出宮,告訴國舅爺。

    ……

    御書房里。

    皇帝看著手中的奏折有些心不在焉。

    宮中一片安寧,就如同平靜的湖面,沒有半點的波瀾。

    皇帝有些耐不住性子,看向馮順:“怎么樣了?”

    馮順輕聲道:“都已經嚴防死守,宮中發生什么,按理說不會傳出去。”

    “如果能傳出去呢?”皇帝冷冷一笑,“朕就砍了你的腦袋嗎?”

    馮順不敢應承。

    “寧王和順陽郡王呢?”皇帝再次問出口。

    “一直都在外面候著。”

    “將他們傳進來。”

    馮順快步離去,很快就將寧王和順陽郡王請進了大殿之中。

    “皇上。”

    兩個人先上前行禮。

    皇帝看向寧王:“你們說,嘉善長公主冒犯先皇,應該如何處置?”

    寧王低聲道:“皇上,嘉善長公主是被迫說出這樣的話,不足為信,畢竟事出有因,皇上小懲大誡……”

    “掩耳盜鈴,”順陽郡王忽然開口,他看著寧王,“這樣可能讓人心服口服?自己哄騙自己。”

    “你……”寧王皺起眉頭,看向順陽郡王,這一路上順陽郡王沒有說話,他就知道大事不好,這人不可能管住那張嘴,現在不說,到了皇上面前必然會開口,果然被他料中。

    “遮遮掩掩只會讓人更相信那是真的,更何況那些人今日能脅迫嘉善長公主,明日還會用處其他手段,靖郡王夫妻的死本就讓人覺得可疑,現在又牽連到皇后娘娘,如果朝廷不給一個答案,恐怕難以服眾。”

    順陽郡王說到這里,眼睛微睜:“就算是我和眾多皇室宗親,也是不服。”

    寧王的冷汗頓時淌下來。
广西快3开奖结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