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網 > 最強花都兵王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無謂的反抗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無謂的反抗

一秒記住【34中文網 www.eezogi.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無謂的反抗

    悟色不解的道:“不是要帶我們去國外嗎?怎么把我們叫到這里了?難道這條路是通國外的?”

    聽到悟色這話,眾人不禁啞然失笑。不過,因為悟色在少林寺超卓的地位,并沒有人敢笑出聲。

    卓不凡道:“禪師別著急,咱們先去同城辦件事,然后就出國去玩。”

    悟色道:“那你的事可得辦快點啊,老子……不,老衲活了大半輩子了,還從來沒有出過國呢,這次就指望跟著你開眼界了。”

    卓不凡笑著道:“我的事辦得快不快,就看禪師你給不給力了。”

    “這叫什么話?”悟色撇嘴道:“老衲是肯定不會掉鏈子的。”

    卓不凡嘴角勾起,“那就好。”

    這時,鳳儒儀上前在卓不凡耳邊道:“公子,峨眉派因為宿老無垢禪師仙逝,所以沒有派人前來。”

    卓不凡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無垢那老娘們死了?”悟色抓了抓他的禿頭,嘆道:“還說有時間去找那婆娘做飯給我吃呢,她做的板栗燒雞那可是一絕。”

    一個素昧平生的什么無垢禪師仙逝,自然不會引起卓不凡任何心理波動。

    他看了看時間,吩咐道:“出發。”

    說完,就重新鉆進車里。

    悟色也跟著卓不凡上車,開口道:“長路漫漫,小子你陪我喝酒吧?”

    卓不凡愕然道:“你能喝酒?”

    悟色反問,“為什么不能?”

    卓不凡道:“你是個出家人啊。”

    悟色雙手合十,“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

    卓某人一豎大拇指,“你牛逼!”

    說完,他就鉆進車里,悟色也跟了進來。

    車隊啟動,一行近二十輛車駛入高速公路,直奔同城而去。

    悟色向卓不凡道:“小子,酒呢?”

    卓不凡打開車載冰箱,取出里面放著的紅酒。

    悟色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道:“這酒是娘們兒喝的,淡出個鳥來,老衲不喝這酒。”

    說著,他摘下腰間的酒葫蘆,揚了揚道:“敢不敢跟老衲喝這個酒?”

    卓不凡道:“又是伏特加?”

    悟色搖頭,“這是老衲珍藏了幾十年的上好燒刀子。”

    說著,他就拔出瓶塞,仰頭灌了幾大口,然后把酒葫蘆遞向卓不凡。

    卓不凡并未嫌棄,伸手接過,喝入幾大口。

    悟色哈哈大笑,“痛快痛快,老衲就知道,肯定沒有看錯人。”

    汽車啟動,卓不凡撥通了上官雨的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對面傳來上官雨有些黯然的聲音,“卓先生,你好。”

    卓不凡也沒有拖泥帶水,直接開口道:“我已經上了高速公路,正在趕往同城,你不用擔心,不管上官家遇到什么麻煩,一切有我,我也肯定會把上官雷找回來。”

    上官雨道:“好的,卓先生,我等你。”

    掛斷電話,上官雨忽然泣不成聲。

    這么多年,勉力支撐上官家,自己就是自己的靠山,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一切有我”,也從來沒有人給過她任何依靠。

    盡管上官雨知道,卓不凡之所以這么做,完全是靠著他跟上官雷之間的交情,可她還是被感動的一塌糊涂。

    心里被一股融融的暖意填滿。這一刻,她有一種自己再也不是一個人的感覺,很踏實,很溫馨。

    就在上官雨沉浸在這種美好感覺中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喧鬧聲。

    她忙起身走出別墅。

    一輛豐田霸道“哐”的一聲撞開別墅大門,清一色的好幾輛豐田霸道疾馳而入,車燈晃眼。

    接著,一伙兒穿著莽省民族服飾的大漢就從車里魚貫下來,氣勢洶洶。

    兩條黑背狂吠者撲了上去,其中兩名莽省大漢直接從懷里摟出手槍,朝著撲來的兩條黑背就扣動了扳機。

    “呯呯”兩聲槍響,兩條黑背就嗚咽著撲倒在地上,生息全無。

    上官雨頓時目眥欲裂,厲聲尖叫道:“你們是什么人?你們到底要干什么?”

    這兩條黑背,可不僅僅是看門犬那么簡單,而是上官雨從小奶狗一直養大的。

    看到兩條狗被槍殺,上官雨眼睛都紅了。

    上官雨手下保鏢擋了上去,那些莽省大漢直接抬槍就打,那些保鏢頓時慘叫著倒下一片。剩下的幾個,都忙躲到了掩體后面。把上官雨晾在了那里,暴露在那些莽省大漢面前。

    當年上官家在西山省,那也是威風赫赫的存在,更是控制了西山省大部分的地下產業。

    不過,自從上官雨接手之后,就漸漸把上官家的生意洗白。她身邊的保鏢,也早就不是當初她父親手下的那幫剽悍的亡命之徒。

    領頭身材足有一米九,渾身散發著剽悍氣息的莽省大漢摸了摸自己那有著一道猙獰刀疤的錚亮光頭,桀聲道:“上官小姐,我們家主可憐你無依無靠,所以準備收你當他的第二十六房夫人,給你個依靠……”

    說著,他抬步朝上官雨逼近,“明天就舉行儀式,所以你現在得跟我們連夜趕回莽省。”

    上官雨氣得臉色通紅,冷冷的吐出兩個字,“無恥!”

    要知道,對方口中的家主拓跋垂,可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上官霆的親外公。

    盡管自己跟拓跋垂之間并沒有什么血緣關系,可拓跋垂覬覦自己,這也很惡心人了。

    領頭莽省大漢面上笑容斂去,冷哼道:“我們家主能看上你,那是你的幸運,不要給臉不要臉。”

    說著,他就抬手準備去拉扯上官雨。

    上官雨眼中閃過一抹厲色,玉手從腰間抹過,掌中就出現一根銀光閃閃的峨眉刺,閃電般刺向莽省大漢探來的大手。

    莽省大漢眼中閃過一抹訝然,手腕一翻,就攥住了上官雨的手腕,冷哼道:“沒想到還是一朵帶刺的玫瑰,正好,我們家主就喜歡騎烈馬。”

    上官雨感覺自己的手腕仿佛都要被捏斷了,她眼中閃過一抹駭然,沒想到這光頭大漢修為竟然這么強悍。

    要知道,上官雨盡管修為不高,但也是暗境五層,可是在光頭大漢的手中,竟然沒有還手之力。

    光頭大漢桀桀陰笑,“上官小姐,我勸你還是不要再做無謂的反抗,免得大家都不好看。”
广西快3开奖结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