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網 >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 第686章 毀掉一個人的東西

第686章 毀掉一個人的東西

作者:陳皮柚子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34中文網 www.eezogi.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686章 毀掉一個人的東西

    陶薇薇徹底愣住了!

    秦思明這話一出口,蕭家所有的人一愣,全部猛然看向陶薇薇。

    “薇薇?怎么了?”

    秦思明伸手在陶薇薇面前晃了晃。

    陶薇薇這才緩過神來,看著面前風度翩翩的男人和那張礙眼的面孔,真想一拳擊走起!

    這是什么場合,蕭氏企業總裁選舉大會!兩方對陣,生死狙擊的時候,這男人非要在這個時候把自己拉進來做什么!

    陶薇薇自然知道秦思明心里在想什么!

    現在支持蘇婉婉和支持蕭彥傾的票數是相同的,如果自己這里還有投票權,無論投給哪一方,這件事情就都有了一個結果,會議自然就能夠進行下去!

    秦思明是要利用自己來打破僵局!

    可是這個時候,支持哪一方,都會遭到另一方的全力“狙擊”!動了蕭佳這些人精的“奶酪”,自己以后還有清凈日子過嗎?

    這如意算盤打的!這個該死的秦思明!

    蘇婉婉這才想起來陶薇薇也是有投票權的,心里一咯噔,眉頭皺的緊緊的。

    現在逸霖和蕭彥傾的票數相同,如果陶薇薇投出了,哪怕是僅僅一票,自己都會輸的!

    這事倒是難辦了!

    自己怎么會把這個女人給忘記了!

    “薇薇,你剛才沒有投票嗎?”

    蕭彥傾聽到陶薇薇剛才沒有投票,心里驟然一喜,猛然看向陶薇薇。

    陶薇薇自然是有投票權的,而且自己已經和這個女人達成了共識,再說了,無論陶薇薇手里有多少投票權,哪怕是多出一票,自己成為蕭氏企業的總裁都成為定局了!

    蕭彥傾敢肯定陶薇薇一定是投給自己的!

    想到這里,蕭彥傾心里止不住狂喜!

    只是后面那些人吵得自己腦仁快要爆了,完全聽不到陶薇薇這個女人說什么!

    蕭彥傾眉頭緊皺,心煩意亂,猛然轉頭厲聲喝斥起來。

    “都停下來!吵吵嚷嚷的成何體統!還嫌不夠丟人那!”

    蕭彥傾一聲令下,一半的股東都停止了爭吵,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一方暫停,另一方沒了對手,自然也停了下來。

    偌大的會議室瞬間停止了喧囂,恢復了安靜肅穆!

    “陶小姐,你手里的票準備投給誰?”

    蕭老四看向陶薇薇。

    蕭老四心里明鏡似的,知道蕭彥傾和蘇婉婉遲遲不出聲阻止鬧劇,為的就是逼董事局做出裁決,可這事實在難辦。

    蕭老太爺昏迷不醒,董事會這邊是自己老哥幾個把持著,可是偏袒哪一方,日后恐怕都是一個定時炸彈,蘇婉婉和蕭彥傾都不是好惹的主,這不是明智之舉,現在有現成的擋槍子彈,不用白不用!

    蕭老四自然也是知道秦思明的意思的,明白陶薇薇這里就是突破口。

    這個陶薇薇真是出現的及時!

    陶薇薇不清楚在座的所有的人打的是具體的什么主意,但是卻知道所有的人都是各懷鬼胎,借刀殺人這一招,蕭家人是慣用的伎倆!

    蕭家人這是要把棘手的氣球踢給自己!

    此時,所有的人都老向陶薇薇一個人。

    頂著如此多的目光,陶薇薇感覺頭上的壓力快要爆了,深呼一口氣,陶薇薇環視四周。

    “我既不是蕭家的人,又不是蕭家的股東,更沒有投票權,如何投票?”

    眾人聽到這話,愣了愣,議論紛紛。

    得出的結論便是。

    這話……好像也蠻有道理的!

    雖然說陶薇薇是蕭逸琛的未婚妻,又為蕭家生了兩個孫子,可是兩個人并沒有領證,更別說現在蕭逸琛已經去世,陶薇薇自然算不上是蕭家人的人,不是蕭家的人,股權沒有,就更不可能有投票權了。

    “薇薇,你怎么可能沒有投票呢?你為蕭家生了兩個孫子,這兩個孩子老大是長房長孫,次子更是蕭老太爺的心頭肉,他們是蕭家人,自然是有股權的,只是年紀尚小,暫由他們的監護人代為管理,逸少去世了,現在你是兩個孩子唯一的監護人,股權在你手上,你自然是有投票權的!”

    秦思明此時比任何時候都要活躍,趕緊發聲,堵住一切人的嘴!

    陶薇薇聽完這一席話,突然很想縫上秦思明的嘴巴!

    自己好不容易摘個干凈,落個清靜,可這個男人一句話便把自己又拖了回去,這是死活要把自己拖進泥潭!

    “對對對!是這個道理!薇薇有股權,自然是有投票權的!”

    蕭彥傾樂不可支的支持秦思明的說法,而且不忘瘋狂的向陶薇薇眨眼暗示!

    陶薇薇此時是騎虎難下,難道承認自己不是大寶小寶的親生母親?怎么可能!

    那就只能這樣了!

    既然所有的人都把自己當成擋箭牌,逼自己做出選擇,那么自己也總要拉個人下水不是?

    陶薇薇垂眸閉了閉眼睛,感覺周圍一切都空了,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如果想毀掉一個人,那么有什么比毀掉她所在乎的東西更刺激?

    抬起頭,陶薇薇輕飄飄的瞥了一眼蘇婉婉,猛然看向蕭彥傾。

    “我這一票自然是支持……”

    “慢著!”

    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驟然響起。

    所有人看向發聲的方向。

    只見蘇婉婉緩緩站起來,定定的看向陶薇薇,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溫柔的笑意。

    “薇薇啊,我聽說這祁薩花開的時候,甚是好看,薇薇可有聽說過?”

    陶薇薇一愣。

    這女人好端端的提花做什么?還祁薩花開?

    祁薩,祁薩!

    陶薇薇心里一驚,猛然想起來祁薩花是阿古國盛產的一種花,難道說蘇婉婉的人已經查到了不匿這個藏身之所?怎么可能!自己沒有得到絲毫的消息!

    如果是,這是威脅,赤裸裸的威脅!只是別人聽不懂罷了!

    這個女人終于露出狐貍尾巴了嗎?

    所以,這是宣戰?

    很好,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義了!

    陶薇薇眼里劃過一絲冷意,猛然看向蕭老四和蕭老十一。

    “我這一票投給蘇婉婉!”

    “薇薇!你怎么可以投給她!”

    蕭彥傾驚呆了!不可置信的看向陶薇薇。

    蘇婉婉冷笑一聲,微微抬高了下巴,滿意的坐了下來。

    陶薇薇這女人還不笨,自己稍作提示,就明白了自己的用意!

    可是沒想到陶薇薇下一句讓蘇婉婉徹底愣住了!
广西快3开奖结果控